手机版 欢迎访问济宁新闻网(http://www.yuhani.cn)网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制 >

华政的故事(七十一)——共和国法治建设的一个侧影

时间:2021-06-18 09:56|来源:济宁新闻网| 点击:999 次

原标题:华政的故事——共和国法治建设的一个侧影

 图为青年时代的陈忠诚老师

 图为九十一岁的江邈清老师
□ 何勤华
第二次复校群英谱:陈忠诚和江邈清
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后,对学校发展作出贡献的老师还有陈忠诚和江邈清,一位是外语老师,一位是中文老师。
陈忠诚,浙江鄞县人。1942年9月入圣约翰大学学习。1943年9月转入东吴大学法学院。1947年毕业后在东吴大学法律学研究所从事比较法研究工作。1952年10月来到华政负责俄文教学工作。陈老师精通多国语言,1956年6月5日,他在填写简历时,就注明能进行俄文和英文的口译和笔译,日文能进行笔译。
陈老师与华政的发展、华政的外语教学和研究事业发展紧密相关。1952年至1956年,华政有向苏联“一边倒”的时代氛围,陈老师及其教师团队承担起了华政所有的俄文教学工作;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,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向西方国家敞开大门,英语得到了大家的重视,陈老师及其领导的英语教研室承担了全校英语课程的教学。1956年3月10日,陈忠诚老师被评为华政的第一批讲师。1980年9月1日,与徐轶民、王召棠、奚玉龙等人一起,被评为复校后的第一批副教授。1987年8月12日,被评为教授。陈老师虽然没有国外留学的经历,但他的外语水平之高,令许多留洋回来的专家学者惊叹。陈老师的法律英语水平,被同行们广泛认可,他也是我国法律翻译专业的奠基人之一,其多本专著填补了法律英语研究的空白。
陈忠诚老师1992年退休后到他2013年去世前,几乎天天泡在图书馆里,进行阅读和写作。陈老师走路从开始时的健步如飞,到慢慢悠悠,再到步履蹒跚,到最后拄着拐杖艰难行走,直到我们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。我猜想他可能是行动不便了,便去家里看望他。陈老师当时的气色还不错,就是腿脚不便,人坐下以后就无法再站起来。虽然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非常不好,但对华政外语教学和科研工作的发展,对自己的著作出版和修订,依然热情高涨,并强调还有许多写作计划尚未完成,还要继续努力。
江邈清,上海市人,1949年进入圣约翰大学政治系读书。1952年7月从圣约翰大学毕业,转入正在筹建中的华东政法学院,参加了1952年11月15日的开学典礼,之后担任华政的语文教师。
进入华政任教后,江老师戏称自己是“四进四出”,即1952年华政建校后,在学校教语文课,后来因参加了一次游行,被调到了格致中学教学;在格致中学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又回到华政任教,1958年8月华政并入上海社科院,江老师又去了上海社科院任教;1960年上海院校大发展,江老师从上海社科院被调去了上海师范学院任教;1963年华政第一次复校,1965年江老师回到了华政;1972年华政第二次被撤销,江老师去了复旦大学,直至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,江老师又回到华政工作,一直到退休。
江邈清老师年龄虽然比陈忠诚老师小,但资格很老,他曾参与1952年华政的筹建工作。据江老师回忆,当时华政的筹备组设在华东局。那里原来是华东局办事处,1952年6月就是在那里召开了关于华政建校的筹备会议。江老师当时是作为圣约翰大学学生安全部部长参加了会议。当时江老师在圣约翰大学读的是政治系,没有法律的课程。而且刚解放时,老一套的法律都被否定了,圣约翰大学也回归人民的怀抱,校徽也改成了红底白字,写着“光明与真理”。以前教会学校的校徽都是做成戒指戴在手上的,后来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时,把江老师的校戒也收走了,令人惋惜。
据江老师回忆,上海刚刚解放时,圣约翰大学的政治课就是听取政治报告。华政第一次复校时,江老师就回到了华政,担任语文教研室主任。1972年华政第二次被撤销,江老师到复旦大学中文系教书,当时徐轶民、王召棠、张国全、谭永介、李昌道、叶孝信等人都去了复旦大学工作。讲到这里,江老师又说起“文化大革命”对华政的影响,当时学校的人际关系被搞得很复杂、很对立,以至于后来许多老师在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时都没有回去工作,都与上述因素有很大关系。

标签:

相关分类
TAG标签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济宁新闻网 网站地图